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章资讯文章资讯

演过无数喜剧配角的梦遗大师,曾靠一把吉他征服过全香港 ... ... ...

七月琴声2020-11-02【文章资讯】人已围观

简介老版《喜剧之王》中有一个经典的揪心镜头,被导演赶出来的周星驰想在片场外拿一份盒饭,却惨遭吴孟达羞辱。吴孟达面对离去的周星驰,在他背后唱了一首歌,大概歌词是:屎你是一坨屎, 命比蚁便宜 ,我坐Benz你挖鼻屎。之后又狠狠的骂了一句:“吃饭,吃...

老版《喜剧之王》中有一个经典的揪心镜头,被导演赶出来的周星驰想在片场外拿一份盒饭,却惨遭吴孟达羞辱。

吴孟达面对离去的周星驰,在他背后唱了一首歌,大概歌词是:屎你是一坨屎, 命比蚁便宜 ,我坐Benz你挖鼻屎。之后又狠狠的骂了一句:“吃饭,吃屎吧你!”

不得不佩服星爷炉火纯青的演技,当着吴孟达的面保持微笑,转身后却心酸难忍。小人物的无奈真的被表达到了极致。

小时候看电影,对那首歌印象深刻,以为是吴孟达瞎唱的,后来才发现,原来它也来自一首正儿八经的歌,名字叫《屎我系一督屎》。

原唱也是周星驰电影里的著名配角,刘以达。他最为熟知的角色是《食神》里“随风而来,随风而去”的梦遗大师。

他更是“达明一派”中,搭档黄耀明的“阿达”,香港乐坛的音乐鬼才、吉他大师,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玩起了实验音乐。

有人评价:香港乐坛没有像样的音乐奖,适合褒奖像他这类才华横溢的音乐人。

而即使有不世出的音乐才华,刘以达还是落得靠演喜剧电影配角谋生。

1980前后,香港乐坛正处在第一个鼎盛时期,林子祥、罗文、徐小凤红极一时。

那时候,还在上中学的刘以达对流行歌嗤之以鼻。他话不多,留着长头发,逃课、转学、听摇滚乐,典型的叛逆少年。

有一天,他偶然听到来自伦敦的英伦前卫摇滚乐队 YES 后开始弹吉他。也是在那时,先锋的迷幻风格一直主导着刘以达音乐创作的审美倾向。

17岁,他开始做具有实验风格的电子乐,之后大胆在杂志征集音乐搭档,与不懂作曲但极度热爱音乐的黄耀明相识,组成达明一派。

刘以达擅长作曲和吉他演奏,风格偏好迷幻摇滚与电子乐;身为大卫鲍伊铁粉的黄耀明妖艳大胆,颜值突出,唱功一流。

刘以达是一个十足的音痴,具有艺术家式的神经质,做事只凭直觉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;黄耀明的舞台表演虽然夸张放肆,但私下里其实是个非常理性谨慎的人。

两人恰好音乐爱好类似,性格长短互补。


演过无数喜剧配角的梦遗大师,曾靠一把吉他征服过全香港

在那个年代,香港乐坛虽表面繁华,但内核空洞。因为大热单曲大都以翻唱为主,连像样的原创都不多,更别谈具有一定审美水准的音乐作品了。

而达明一派的出现正好弥补了一缺憾。他们就像是在沙漠中开出的花,柔美娇艳,另人心醉。

《石头记》是他们前期最经典的作品,唯美的词曲、入木三分的演唱、开创性的编曲,在各大榜单中都被评为粤语歌史上前十。

看遍了冷冷清风 吹飘雪 渐厚 鞋踏破路湿透 再看遍远远青山吹飞絮 弱柳 曾独醉病消瘦

说来也巧,达明一派的成长和 Beyond 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1983年3月,Beyond参加《吉他杂志》举办的吉他大赛,同时获奖的就包括刘以达。

那时候的Beyond也是前卫摇滚的忠实信徒,如果要区分的话,刘以达玩的更英式,古典细腻,Beyond偏美式,狂放不羁。

1989年,Beyond在家驹的带领下,以一首《真的爱你》成功转型主流摇滚;而达明一派却还在大玩迷幻,固执的走在自我表达之路上。

专辑《意难平》的封面如同油画,黄耀明身着妖艳红衣,单肩裸露,忧郁性感。10首作品更是风格各异、首首精品。

比如专辑第一首歌《忘记她是他》,民谣小调配上迷幻清新的编曲,优雅古朴,含蓄缱绻,将胸中难平的情感抽丝剥茧般吟唱出来。

专辑第二首《最佳朋友》马上又换了一种风格,前卫电子加上funk节奏,变化多端,热情洋溢,即可随之起舞又可细细品味。

专辑第三首《我有两个》又回到当时香港常见的流行乐的路子上。从1分37开始,刘以达的吉他solo,音色明亮似古筝,摇曳多姿,简直入魂。

其他作品就不过多赘述。总之达明一派的这张《意难平》如同它的封面一样,色彩绚烂,既热情奔放又内敛含蓄,既性感多姿又雍容华贵,凭一己之力拉高了整个港乐的美学高度。

而在这张专辑中,刘以达包揽了10首作品中的9首作曲、全部编曲,以及所有乐器演奏。

对,是所有。

有人说他除了是吉他大师外,只要是能发声的玩意,没有他不会弹的。

这样的作品,不受行业推崇是不可能的,但想要成为大街小巷众人传颂的口水歌,更无可能。

所以直到现在,大家都说Beyond和达明一派是香港乐队双雄,但论影响力的广度,后者比不得前者。Beyond更大众,传递爱与正义,达明一派更小众,深挖内心的煎熬与偏爱。

毫无疑问,他们不可能成为具有市场号召力的团体。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,让音乐理念的不和逐渐放大。

1991年,达明一派宣布解散。之后黄耀明和刘以达虽然频繁合作,但再也难以回到从前。

这种合作更多的是前者以歌手身份出专辑、开演唱会,星光熠熠,而后者作为吉他手参与进来,弹琴、编曲,暗淡无光。

刘以达对音乐美学的执着注定了这场悲剧,幕后音乐工作者的无奈,从此一步一步反应在现实之中。

刘以达在音乐语言的运用上天赋异禀,想象力超群,但在现实社会却常常失语,完全不懂社交。他能做的,就是老老实实靠音乐赚钱。

达明一派解散后,刘以达又故技重施,在杂志征集女主唱。

阿梦是广州的一个普通白领,被刘以达看中后,两人以“刘以达与梦”为组合,立刻出了一张专辑《末世极乐》。

缺了黄耀明的刘以达在音乐上同样出彩,但却少了某种表达上的平衡,以及将音乐形象化的出口。

可想而知,专辑销量很差,组合也被迫解散。阿梦回去继续做白领,刘以达无奈专职做电影配乐。

1993年上映的《诱僧》,刘以达摘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电影音乐、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配乐两项大奖。

王菲献唱主题曲《诱惑我》,对欲望渴望的表达,既丝丝入扣又壮烈恢弘。

随后,刘以达给很多电影做了配乐,包括《秋月》、《三个受伤的警察》、《四面夏娃》、《大内密探零零发》。

可能很多人都觉得,他的才华终于得到了施展。但问题是,给电影配乐是吃力不讨好的事,因为根本赚不到钱。

当时,刘以达花个把月夜以继日做出来的一整套配乐作品,只能换回几千块钱,还不如片场一个龙套演员赚的多。

华语电影行业这个畸形的现状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改变,欧美电影配乐投入一般能达到总投入的5%-8%,但在中国这一比例却连1%都不到。

说到底,制作方宁愿多加两个特效也不愿意为好的配乐买单。

于是刘以达开始在电影中陆续客串一些角色,在给《大内密探零零发》配乐期间,周星驰看他傻憨憨的感觉很适合演喜剧,就这样打开了他喜剧演员之路。

说的好听点是喜剧演员,说的不好听就是喜剧小丑。他这辈子拍了40多部戏,大部分角色都是傻傻的丑角。

比如《算死草》里给周星驰剃腋毛的主持:


演过无数喜剧配角的梦遗大师,曾靠一把吉他征服过全香港


《千王之王2000》里和梁家辉配戏的千面人:

演过无数喜剧配角的梦遗大师,曾靠一把吉他征服过全香港

《求恋期》里很怂的劫匪:

演过无数喜剧配角的梦遗大师,曾靠一把吉他征服过全香港


一代音乐大师,作曲一流,编曲一流,吉他演奏一流,却不能专注于本职工作,真是可悲可叹。

拍戏的同时,刘以达从未停止音乐创作。圈内人无人不知他的先锋与另类,所以只要是这一卦的歌手无不期待与其合作。

1996年,他发行了个人专辑《麻木》,13首歌,他唱了4首,其他都由他人演唱。

说实话,他自己唱的实在是不怎么样,其他人的演绎却各有各的精彩,如王菲、黄秋生、关淑怡等。尤其是王菲的《流星》,堪称天后最具性格的代表作之一。

在这张专辑中,刘以达的《流星》编曲灵动,吉他、键盘的演奏飘忽不定,配合上王菲独特的人声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

而王菲自己专辑《Di-Dar》里的《流星》版本编曲平庸,一对比就知道什么叫做艺术品,什么叫做“干行活”。

1997年,王菲出了一张精选集,收录的版本正是刘以达的编曲版。

之后刘以达用这种模式又出版了几张专辑,比如2001年的《水底乐园》,张学友、陈洁仪、苏永康、范晓萱均有献声。

只要是怪咖,一定和刘以达的音乐契合得上。

比如范晓萱,她在这张专辑中演唱的两首歌,《最好的爱煞人武器》和《人类》均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小魔女的唱腔既有黄耀明的妖娆多情,又有王菲的空灵缥缈,幽幽怨怨,沉吟至今。

最好有把锋利刺刀 插于心脏里 你的血色淹没我嘴 我的心便醉 此后 同聚 枯叶下沉睡

近两年,年过半百的刘以达已经很少露面了。他从17岁开始与音乐为伴,写过太多经典作品,闪耀过、潇洒过;他也经历了人生之低谷,失落过、厌世过。

除了音乐才华,无论是长相、嗓音、性格,他似乎都与乐坛格格不入。

你随便问一个朋友,认不认识刘以达,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。

但如果拿出梦遗大师这张剧照,却无人不知。

好好一个音乐大师,最终却只能以玩世不恭的荧幕丑角凸显于世。

对于这个时代,我们没有资格抱怨什么,只是希望更多人能知道这一切,知道他的故事和作品,知道在香港,有一个音乐人叫刘以达。

Tags:梦遗   香港   配角   吉他   喜剧

很赞哦! ()

随机图文

文章评论

    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     
   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