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章资讯文章资讯

广播:乐队综艺“乐队的夏天”能引导中国摇滚重返黄金时代么? ...

七月琴声2020-11-02【文章资讯】人已围观

简介《乐队的夏天》集结了反光镜、痛仰、新裤子、旅行团、鹿先森等 31支具有代表性、影响力的中国青年乐队,他们将通过不同主题单元的内容设计及音乐表演,展现乐队原创音乐魅力与创造力,以此争夺 HOT 5 乐队席位 。31支乐队中不仅有成立超过 2...

《乐队的夏天》集结了反光镜、痛仰、新裤子、旅行团、鹿先森等 31支具有代表性、影响力的中国青年乐队,他们将通过不同主题单元的内容设计及音乐表演,展现乐队原创音乐魅力与创造力,以此争夺 HOT 5 乐队席位  。
31支乐队中不仅有成立超过 20年的老牌乐队,也有 95后的新锐年轻乐队,他们涵盖了不同的音乐风格,包括朋克、金属、FUNK、民谣、雷鬼、摇滚、电子等,都会在节目里一一呈现。 

节目创新

嘉宾在节目中承担超级乐迷的角色,他们既不是导师,也不会带队比赛,而是和其他乐迷一样,与观众一起观看表演、向乐队提问题,与大众一同了解乐队文化。 

节目模式

节目集结了31支最具代表性的中国青年原创乐队,以“乐队音乐现场表演”为主要呈现形式,通过不同主题单元的内容设计和音乐表演,由观众评选出最喜欢的Top5乐队。节目不设置评判性的“导师”席位,把所有的投票权交给现场观众,将大众喜欢作为最重要的评判标准 。

自从《乐队的夏天》播出以来,微信朋友圈里多了一些分享参演乐队作品的音乐链接,但跟目前中国庞大的流行音乐受众比起来,仍然是极少数。一档用心制作的娱乐综艺节目固然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认识乐队,接触摇滚,但真要把复兴中国摇滚的希望寄托在一档节目身上,未免太过天真。

由于摇滚乐的上述精神内核,使得它在中国注定是少数人喜爱的音乐,至今仍然属于亚文化的范畴。进入新世纪以来,伴随摩登天空唱片公司的发展壮大,中国独立乐队和摇滚乐的生存空间有了较大改善,全国各大城市开始兴起Live House演出酒吧和大型商业音乐节,这使得摇滚音乐人们的经济收入得到了基本保障,不再像90年代的前辈们那样挣扎在温饱线的边缘。

摇滚乐甚至还得到了官方的认可与支持。2016年,北京市文联和北京音乐家协会共同主办了一场“中国摇滚30年回顾与展望研讨会”,会议邀请了唐朝乐队的吉他手刘义军(老五)等著名摇滚音乐人参加。会议的官方信息稿对摇滚乐30年来在中国的成就如此总结:“一些文艺青年,一些热血青年用他们的视角冷观世界,用他们的音乐才华抒发对社会、对人生、对爱情、对生活的理解。魔岩三杰、唐朝、黑豹、零点、指南针等摇滚乐队,似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其中经典作品很多,无论传听还是传唱度都非常高。摇滚的辉煌影响到整个亚洲,影响了一代人中国青年。”

中国摇滚30年回顾与展望研讨会。

今天的中国摇滚乐面对的现实境况已经和90年代大为不同,郑钧当年吟唱的“商品社会”已经变成无孔不入的商业资本。尽管乐队们使用的乐器和设备越来越先进,各种演奏技术也越来越高超,但他们做出来的音乐却显得空洞贫血,似乎遗忘了摇滚的精神内核。这也是为何《乐队的夏天》中刺猬乐队的表演,会给全场带来“老摇滚”的感动,那正是这个时代稀缺的情绪和态度。

刺猬乐队用摇滚“三大件”制造出了青春飞扬跋扈的力量。

鹿先森是参加《乐队的夏天》的另一支乐队,成立于2015年,他们流传甚广的歌叫《春风十里》。从广义标准来看,鹿先森符合摇滚的外在形式,但若要依照严格的狭义标准,鹿先森的作品则差距明显,《春风十里》充其量只是一首略带诗意的流行歌曲。
几年前,高晓松给许巍写的一首歌中的歌词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”,引起广泛热议。假如用狭义的标准去看,摇滚乐要面对和处理的题材恰恰正是“眼前的苟且”,而非“诗和远方的田野”。

法国学者贾克·阿达利在《噪音:音乐的政治经济学》这本书中说:“音乐是真实世界可信的暗喻,它既不是自给自足的活动,也不是经济基础架构的机械式指标。它是先驱者,因为社会在改变之前,变动已先铭刻于噪音之中。无疑地,音乐就像一组镜子游戏、反射、界定、记录和扭曲每一个活动。”
摇滚乐当然也是这个嘈杂世界的一面镜子,而且它能探照到最为幽隐晦暗的角落。如今我们的镜子里已经映现了太多无病呻吟的“诗和远方”,或许应该适当地温习下摇滚圈里的另一句名言,它出自美国摇滚歌手尼尔·杨的歌词:“与其苟延残喘,不如从容燃烧。”(It'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.)

Tags:乐队   黄金时代   中国   重返   引导

很赞哦! ()

随机图文

文章评论

    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     
    验证码: